答辩归来,仇深似海

   
虽然我不是那种很热爱学习的人,但是对于毕业设计还是挺上心的,最后给我个这样的评价,真是让我一肚子委屈,我简直就要抓住T老师的脖子,咬牙切齿的问他,为什么这样不公平?!
   
我就把关于毕业设计的事情都写下来,记录一下我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。(还有我可怜的舍友,她的情况另说,比我更不公平)
 
   
我大四的上学期考研了,于是乎导师分配下来以后就没怎么见面,只是知道了他的研究方向,然后在高性能分配了一台电脑,该电脑十分的高性能,比我宿舍的强多了,唯一不足就是需要用耳机来听音乐看电影。并且那里的环境非常好,跟公司一样,我们这半边实验室还配备了一个小阳台,一张桌子几把椅子,百叶窗,空调,特舒服。然而为了考研,我放弃了在这里安逸的生活。
   
大四的下学期开学的时候就要交一篇论文,大约是跟自己的研究方向相关的。然而,无论我怎样给T导师发邮件,他都不回。后来证明是,他已经给我回了一封很详细的邮件,告诉我了毕业设计的题目。然而当时的论文我已经交上了。
   
然后从开学得到论文题目至答辩之前的一周,都几乎没有什么联系。也就是说没有给我们督促呀之类的,甚至快到最后了,忙起来也都要我们找他。
   
首先的不公平就体现在毕设的题目上面。题目都是T导师定的,每个人的都不同。对于三位保送生来说,除了一个题目普通以外,其他的两位都做的很前沿的东西,即使只是研究也比我们开发出来的东西要好的多。而我的题目,无疑是小组中最差劲的,一个课上讲过的算法的演示程序。公布题目的时候我也没仔细想,既然老师出了这个题目那就做呗。结果在写毕业论文时发现了很严重的问题:这个毕设根本写不出来东西!你想,一个课堂讲过的算法,无非就把算法再讲一遍,怎么实现的说一遍,用的java编写就再介绍一下java的背景知识,最后画个流程图什么的。可是,仅此而已了!程序编的再好又怎么样?只是一个小小的演示!
   
即使论文不好写,我仍然很努力很认真的写,出了背景知识以外,其他都是我自己写的,没有从网上copy什么东西。我认真的修改格式,甚至打印出来以后还因为有一页觉得不好自己去换掉。这里要感谢我的小姨帮我这么大忙^_^
   
答辩的前一天,同学打电话通知我,当时只是说的集合,没以为就是答辩了。所以下午去的时候大家基本都到齐了,就差四个人。我和舍友到了以后,就见大家在忙忙活活的不知道准备什么呢,一屋子十几个人,而我们的T导师也在其中,一眼看见的老师总共有三个。我们刚进去,T导师就说,咱们就开始吧。抓阄。一个一个的来。
   
到我了,把ppt插进去,开始讲。说完毕设的意义,正准备介绍算法,T导师来了句cut:“这个就不用讲了,在座的都是这方面的老师,我们都知道。”心中默念,靠,不讲这个讲什么!然后,直接跳到java特性上面,T导师继续cut:“这个也不需要讲,继续”心中默念,md,那可真的没什么可讲的了!跳到最后一个环节,怎样实现,T导师又cut:“我们不需要知道怎样实现,说说你到底做了个什么东西”我做了个什么东西?就是一个演示程序嘛!我还能怎么说?它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程序而已,您都知道了,就意味着我的毕设没有任何意义了??
   
面对G老师的刁难:“你就做了一个课上算法的演示程序啊??”T导师竟然一句话也不帮我说,靠,这可是你布置的题目好吧!您比比另外的X老师,虽然人家才是博士在读,可是他却懂得怜惜自己的学生,跟着自己做毕设的两位学生,被T和G两位导师刁难的时候,他都会站出来说话,缓和气氛也好,纯粹的帮忙也好,怎么说也很让人感动。而我,只有问苍天我为何不是X的学生的份了。
   
就这么拉倒了,总共我自己说了不到两分钟,提问的时间全都一片混乱,像刚说的G老师的问题,还有一个更绝的“你java是谁教的啊?”最后,连负责记录的X老师都没办法给我写答辩记录了,只好把那东西让我自己写。幸好从我以后的每个人都是自己写了,可我当时感觉真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!
   
这是我的错吗?我的程序就算给你们演示了(当时因为不会将applet弄成html文件还被鄙视了一番),那又能得什么样的分数呢?恐怕最高也就是个良好吧?因为没有多少的技术含量,没有内涵。可这是导师布置的题目啊!为何会给我这么个不公平的题目?我真是忍不住胡思乱想。
   
   
而另外一个可能是对待别人的不公平,然而也大大的打击了我。算了,说别人坏话的事情就不说了。总而言之,是对某个人的偏爱。
 
   
我的舍友,跟我同一个时间知道的题目,那是T导师根本没给她布置题目,就说你随便自己找一个题目做吧,你喜欢做什么?然而后来就再也没管。并且当时T导师的意思是,只要写一下大体的框架,不必做出程序来。因为我的舍友一看就给人一种印象是不会编程的,当然事实也是这样,她很谦虚的对T导师说自己不怎么会编程。于是,T导师和她就达成共识,只作论文,不作项目。而答辩时,面对G导师的刁难:“你什么程序都没有做啊?”T导师也没有说这是自己同意或者推荐的做法。就这样,我可怜的舍友,看上去很好欺负的,不像是对这种事很在乎,于是被评为了一个答辩小组里面的最差得分。PS:我是倒数第二差得分。
   
舍友跟我一起回家的时候说,恩,知道为什么这样吗?因为T的两个学生都已经是优秀了,就不在乎其他学生有什么得分了。也许真的是这个原因?
   
我真的希望,同样都是您的学生,请不要因为某些人被保送了,某些人可能水平差一些,您就在心里分个三六九等,不同样对待了。我在想,要是您分给我个好的题目,不管我的水平再如何如何,也至少是个良好吧?您连评优秀的机会都不给我们,这样实在是不公平。
 
 
 
 
   
最后说一下,只是个人的感想,牢骚,并不是想申诉什么,毕竟也是导师,虽然没教过我。这个毕设的成绩,在我已经找到工作的前提下显得不重要,也没必要争什么。只是一吐为快。

发布者

Kathy

Love itself is a mad thing!

《答辩归来,仇深似海》有3个想法

  1. 怨天尤人?我本来编程就不好,肯定做不到那么出色。而答辩组的其他人有很多没演示的,因为有强大的背景支撑,得分也挺高的。

    [回复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